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摇钱树论坛 >

13岁南京少年成首位江苏籍花滑一级运动员 想站上冬奥舞台

发布时间:2022-05-11

  花样滑冰被称为“冰上芭蕾”,是冬奥会上最具观赏性的项目之一。它集音乐、舞蹈、技术于一体,是运动与文艺的完美结合。然而,对于很多甚少见到冰雪的南方孩子来说,花滑似乎遥不可及。不过就有这样一个13岁的南京少年,已经在冰场上奋力滑行、跳跃,挑战越来越高的难度……他甚至还成为了首个江苏籍的花样滑冰国家一级运动员,他就是于之乐。昨天接受采访时,于之乐说他会继续努力,希望未来能站上冬奥的舞台。

  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是《庄子·秋水》中的名句。2008年,于鹏飞喜得爱子,于是给儿子起名于之乐。不过如今在家人和教练口中,于之乐的名字并不常听到,少年更多的时候被称为“可乐”。

  一个南京娃怎么会想起来练习花滑?这个问题,于鹏飞被亲朋好友问过不少次,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:“其实孩子与花滑结缘是偶然。”

  2013年,北京正式申办冬奥会,加上冰雪运动“南展西扩东进”的口号提出,南方冰雪运动从“冷”转“热”。

  6岁的那年夏天,即将开启小学生活的“可乐”与堂哥跟随双方父母一起去新街口的德基购物中心,恰好购物中心新辟了一块真冰场地,“可乐”的堂哥此前在这里学习滑冰。于是,堂哥邀请6岁的“可乐”到冰场中长长见识……

  “这孩子打小就好动,特别皮,一接触滑冰就非常喜欢。至于原因,他当时说滑冰太好玩了,比跑步快多了。”回忆起当初的一幕,于鹏飞不禁莞尔。

  运动是讲究天赋的,6岁的“可乐”跟冰面还真的有点“亲切”。“我们觉得滑冰是很专业的运动,于是刚开始还找了场边的教练带着他一起上冰,给一些指导。结果学了半小时,他就可以自己在冰上慢慢滑了,而且很快就越滑越快。当时他堂哥已经在这里学习了5节课,‘可乐’一节课还没结束,堂哥已经追不上他了。”于鹏飞说。

  看到儿子在冰场上无拘无束,父母毫不犹豫地给他报了滑冰学习班。儿子提出想买双冰鞋,怕孩子只有三分钟热度的爸爸提出了这样一个约定——“如果你能坚持上完15节课,就可以拥有一双属于自己的冰鞋。”让于鹏飞也感到挺意外的是,“可乐”一坚持就是7年。

  良马还需伯乐。练习滑冰一段时间后,“可乐”考过了3级,却被“跳跃一周半”这个难度卡住了。“为了攻克‘一周半’,‘可乐’那段时间天天在冰场上摔,不停地摔,我们当家长的看得既心疼又着急。”于鹏飞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。

  此时恰好国家级教练鲍丽来到南京,正好也在同一块冰场带孩子训练。“当时我们不知道鲍教练的来历,但看她教学生挺有办法的,就让‘可乐’也跟着鲍教练一起学。结果一周时间,他就掌握了‘一周半’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鲍教练原来是从国家队退下来的,曾经带过金博洋。”于鹏飞回忆说。

  于是,父母就打定主意让“可乐”跟着鲍教练学。然而,鲍教练因为个人发展原因,在带了于之乐仅两三个月后就前往上海任教,于鹏飞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跟着鲍教练去上海!“当时确实需要下很大的决心,毕竟这会牵扯家庭很多的精力。如今已经是跑上海的第六年了,一般周五下午我们就从南京到上海,然后星期天的下午或者晚上再回南京。”于鹏飞说。

  每周往返沪宁,学习和练滑冰如何兼顾?已经是旭东中学初中生的“可乐”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:“我白天正常上课,晚上练滑冰,作业在学校挤时间写完,课间一般就不休息了。”此外,一切碎片化的时间“可乐”都会利用起来,“比如说,从家到奥体冰场的路上,我就看看书、背背单词。从南京到上海的途中,我就会拿着平板电脑跟着上网课。”

  对于“可乐”,鲍丽教练也非常认可,她说:“这么多年坚持跨城市学习,‘可乐’和他父亲都极有毅力,孩子自己也很刻苦,在他这个年龄段,已称得上是佼佼者。”

  花样滑冰,是一项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的技巧类运动。能在空中旋转几周,是单人花滑比赛中最抓眼球的部分。而每增加一圈,难度就会加大许多。“‘可乐’从半周华尔兹跳接触到一周半的时候,这个过程是最漫长的,几乎练了一年,基本上都是摔过来的。”于鹏飞这样描述。

  在于鹏飞的记忆中,有一件事印象很深,那是2019年1月,“可乐”参加2018/2019全国花样滑冰少年系列赛暨U系列少年赛第二站,晚上比赛,上午训练时他被其他小伙伴的冰刀划伤左腿,“当时医生说需要缝针,但打麻药会影响晚上比赛的发挥,孩子听完后说,那就直接缝针吧。”没打麻药缝了几针,“可乐”晚上吃止痛药打着绷带上场,最终取得第四名。

  “其实划伤还算是小伤。2020年国内刚刚发生疫情的时候,上海的滑冰馆暂停开放了,整个春节期间‘可乐’都是在平地上练,鲍教练会通过视频给予他指导。到了4月份上海滑冰馆开放了,我们才能去。可能是憋了很久没上冰,‘可乐’当时的状态非常好,那会儿刚刚开始冲击三周跳,结果一个多月就完成了这一挑战。当时刚好是6月,‘可乐’马上就要过生日了,他有点过于兴奋,结果在练习三周跳的时候受伤了,脚面的一块骨头骨折,最后戴着护具在家休养了快4个月。”

  虽然伤病接二连三,如今年仅13岁的“可乐”腿脚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瘀青,但是倔强的少年从未想过放弃。“可乐”表示:“花滑是我喜欢的事,虽然难免会受伤,但我能坚持,我不想放弃。”

  “每次学一个新的跳跃,都要摔上千次甚至上万次才能成功,这个过程中难免会受伤,所以要准备云南白药、液体创可贴、碘酒、酒精、消毒剂等,这些是一直跟着他的。”爸爸于鹏飞说。

  “可乐”气质清冷、四肢修长,每次在冰场训练都能引来冰迷围观。看着他的穿着以及神态,不少冰迷都立即猜出了他的偶像——羽生结弦。日本选手羽生结弦堪称男子花滑的超级明星,在世界各地粉丝无数,“羽生结弦可是两届冬奥会金牌得主。”“可乐”和记者说起偶像时充满了崇拜。

  “孩子很早就崇拜羽生结弦了,那会羽生还只是夺得了青年冠军。他一直希望能够像羽生那样站上奥运舞台,为自己也为国家翩翩起舞。”于鹏飞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。在“可乐”的房间里有一幅跟真人同比例的大海报,“可乐”每天看到偶像时都会给自己暗暗打气。

  此次冬奥会在自己的祖国举办,这让“可乐”对于奥运有了不一样的感觉,他表示:“真的感觉冬奥会距离我很近,也更加坚定了我要站上这个舞台的决心。”对于偶像羽生结弦,“可乐”表示虽然他最终未能蝉联冠军,甚至没拿到奖牌,但他不怕失败勇于挑战4A(阿克塞尔四周跳),完美诠释了奥运精神。

  一年前,12岁的“可乐”已经通过国家花样滑冰等级测试,成为花样滑冰国家一级运动员。他也是首个江苏籍的花样滑冰国家一级运动员。于鹏飞介绍,“可乐”最近就能够达到国家健将级运动员的标准。不过由于江苏没有花滑队,“可乐”最终成为上海体育局的注册运动员。

  翻看“可乐”最近的成绩单,确实挺亮眼:2021赛季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青年组亚军,2021赛季全国花样滑冰青年锦标赛第四,2021赛季全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青年组季军。

  虽然前程似锦,于鹏飞却相当冷静:“其实我和他妈妈一直都没给孩子定过什么具体目标,每次参赛也都是告诉他,只要把平时练的发挥出来就好。对于运动员这条路,我们原本也没打算选,只不过孩子后来确实喜欢花滑,才一步步走到今天。至于孩子未来到底会怎样,现在说还为时尚早。”